一江碧水,如翡翠鑲鏨在寬廣的壩子中央,翠綠的江水宛若仙界的仙池,仿佛是大天圣主將他摯愛的瑤池失落人間。江上有棧橋,寬闊平坦的橋面,雕花護欄精美致極。走在上面,有一種溫馨的感覺。站在棧橋上觀水面,湖面在微風輕撫下,微波粼粼,似一條條銀鏈,環環相扣,緊緊相連,溫許的陽光照耀著,水面泛起了無數顆亮晶晶的小星星,一閃一閃,美麗極了。

每當晨昏,人們都喜歡在江邊游玩散步,那長長的橋面上,移動著穿著各色衣裙的人們,色彩斑斕,動靜相宜,橋面活躍起來了。這是一條最長的棧橋,它總是那么嚴肅地整裝列隊,似迎接即將到來的盛典。蜿蜒的江水不時曲曲折折似水中長龍。人走橋上十分愜意。走在寬闊平穩的橋面上,你可以觀江水,接受清風的撫摸,領略橋的美觀和江水的平穩。江水將藍天白云以及周圍的所有景物全收進懷抱,看影子影影綽綽,恰似海市蜃樓。


這條令人神往令人往返的講名叫大盈江,它還有個典雅而又莊重的古稱——太平江。被它穿過的那個壩子,即是盈江壩子。青山環抱的美麗的盈江壩是著名的西南十大壩子之一,位于祖國西南邊陲是內地連接南亞、東南亞和印巴次大陸的一個重要口岸。在這片豐盈富饒的土地上,有尊貴典雅的允燕佛塔,有景色迷人的凱邦亞湖,有變化萬千的支那云海,名勝景觀不勝枚舉。


盈江是古乘象國首都萬象城,是傣族及其衍生民族重要的發源地之一。萬象城遺址在今盈江縣弄璋鄉老悶掌寨,傣語稱“姐悶掌”,意為萬象城。為第十任至十三任傣王大土司的都城。萬歷十二年(1584),傣王刀怕宣襲職時,選擇在大象多的弄璋重建司署,傳說當時弄璋共有9999頭大象。為求吉祥如意。司署建起后,用紙裱糊了一頭大象,將大象總數湊成一萬,而得名萬象城。據載,此城建起后十分繁榮,僅街道就有7條,還辟有占地數畝的御用花園。清順治十六年(1659),南明永歷皇帝逃緬途經盈江,曾留宿萬象城??滴跞荒辏?692),被戰火焚毀。從建至毀歷時107年。今遺址尚有完整石獅一對,司署花園廢墟尚存。1987年,盈江縣人民政府與該地立“萬象城遺址”石碑一方。

盈江鐘靈毓秀,出生在盈江縣的第二十五代傣王、盈江大土司刀安仁老召爺無疑是盈江乃至西南歷史上一顆閃耀的恒星。他是偉大的民族革命先驅,是國父中山先生的門生,為滇西民族革命運動做出不可磨滅的貢獻,逝世后身膺哀榮,被國父贊譽為“中華精英,邊塞偉男”北洋政府追授其上將軍銜。


盈江屬南亞熱帶季風性氣候,冬無嚴寒,夏無酷暑。森林覆蓋率高達73.9%,蘊藏著3475種豐富的野生植物和625種動物資源,是中國西部的熱帶物種資源庫,享有“動植物王國”的美譽。這里土地肥沃,物產豐富,盛產優質稻米、甘蔗、水果、南藥、香料等。先后被列為云南省商品糧基地縣、油料基地縣、滇西南農業綜合開發縣,國家糖尿基地縣、商品糧基地縣,是著名的“糧蔗之鄉”。

文化燦爛的民族文化,深厚的歷史底蘊,讓盈江自古以來就是古代南方絲綢之路的重要通道。千百年來,漢、傣、景頗、傈僳、德昂等各族人民在這片土地上休養生息,源遠流長的漢族文化與邊疆少數民族文化在這里交匯、融合,形成了絢麗多姿的民族民間文化。有傳唱千年、經久不衰的傣戲,柔情似水的傣家“孔雀舞”,宏大壯觀的景頗族“目瑙縱歌”,優雅歡暢的傈僳族“三弦舞”,震憾心魄的“光邦”鼓舞,我國三大民族劇種之一的“傣戲”便誕生在盈江。一年一度的潑水節、目瑙縱歌節、闊時節等眾多民族節日讓人目不暇接。


允燕金塔是盈江的標志建筑,始建于1947年,屬南傳上座部佛教大型群塔建筑,勘稱佛塔之精品,在東南亞享有盛譽。她像嬌羞的少女,藏匿在允燕山繁茂的樹林間。這個頑皮的少女仿佛逗弄來客,那頂金色的帽子讓踏入盈江的人一眼便望見了她,想象她的俏麗。而要與她親近則要穿過一片幽深的山林,百重千級的階梯是她對人們毅力的考驗。和煦的陽光穿透樹林,大金塔的閃閃金光散射出無數誘惑。為一睹她的芳姿,人們只能收拾心情,踏碎一地陽光,登上允燕山眺望。登上允燕山人們才知原來大盈江及縣城的風光已是一覽無余。城中的盈湖公園和允燕山,一山一水把縣城點綴得別有風韻。

匯集靈氣的允燕山佛法昌盛,佛塔群集中展示出的潑水“桑見”、“目瑙石棟”“闊時木多依”等少數民族傳統活動標志。不僅僅是一種單純的建筑物,而且是邊疆各民族團結發展的象征。充滿神奇色彩的大榕樹以及新近種植的各種珍奇植物,更為允燕山的峻秀增添了無限的風采。今天的允燕山已成為人們觀光禮佛,休閑娛樂的靈山寶地。


凱邦亞湖位于盈江縣城西南40公里處,介于縣城至那邦鎮途中。凱邦亞,景頗語,意為收獲之谷。8平方公里水面,深藏于崇山峻嶺之中。水面迂回曲折,近百個島嶼及無數半島,看似島島相連,其實島后有島,島水相間,仿佛蓬萊仙境。明鏡般的湖面,時有水鳥飛行,或是棲于水中林木之上,更顯出寧靜和高雅。全年涼爽舒適,是一座難得的“涼庫”,實為回歸自然,休閑度假之勝地。多彩的山地民族風情更增添了景區的民族文化內涵。山地自然風光和山地民族風情,是一處難得的山地民族文化生態園。目前已進行初期開發,并對游人開放,屬國家A級景區。


坐落于邊境的支那與緬甸只有一山之隔。冬天的盈江一如夏天般火熱的只有支那。踏上支那云海,山頭冰雪覆蓋。云海深處,雞鳴狗吠,傣族村民早已開啟了一天的生活,劈柴喂馬,躬耕勞作,更早起的村民已經從山上砍柴回來。穿過那座讓游客流連忘返的粗獷木橋,看客眼中恬靜世界卻是充滿汗水的生活。云海隔出兩個世界,一個天上,一個凡間。云霧漸漸散去,竹樓、田地、山岡組成了壩子里最美的風景,籬笆上的金盞花兒在怒放,房前屋后的柿子橙黃鮮亮,支那顯露出它真實的畫幅??茨侵窃坪?,云走濤飛,霧鎖煙藏,就是夢幻一場?,F實的虛幻,虛幻的現實,讓人心生悵惘。


千年來世居在盈江壩子的傣族人民離不開盈江。像魚兒和江流,美酒和酒樽。擺夷人民盈江,世世代代,緊密相連。